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» 廉政教育 » 以案警示

身不正何以为师——上海海洋大学原副校长李延臣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

 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以身试法之后,上海海洋大学原副校长李延臣终于悟出了这样一个简单朴素的道理:“现实生活?#26657;?#20154;人都需要钱。但不该是你拿的钱,你拿了,就会变成罪证。所以,赚钱也要走正道,不能贪婪无度、欲壑难填,否则必会跌入深渊。”

据上海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,李延臣严重违反政治纪律,对抗组织审查;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出入私人会所,违规接受宴请;违反组织纪律,个人擅自决定重大问题,拒不执行党组织作出的重大决定,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;违反廉洁纪律,收受礼金;违反生活纪律;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,犯受贿罪,被开除?#33251;?#24320;除公职,并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3个月。

人们唏嘘,这样一个身?#21360;?#35937;牙塔”、?#23621;?#20026;人师表的大学副校长,到底是怎么丢掉了底线,一步步沦陷?

“内心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压抑怒火”

一次岗位调整“掘”开了他的思想?#36138;?/strong>

如今,回头来看李延臣的履历,颇具讽刺意味——

1988年,23岁的李延臣从上海铁道学院(1995年更名上海铁道大学)毕业,这对于从山?#36947;?#36208;出的他而言,颇有意义。“十五年寒窗苦读,换来了本科毕业证和学士学位证,着实令自己兴奋了好几天。”他坦言。由于其平日踏实刻苦,早早入了党,又曾被评为上海市三好学生、上海市?#21028;?#27605;业生,系党总支讨论决定让他留校任思想政治辅导员。

那?#26412;?#24120;做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李延臣或许没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竟会沦为这样的反面典型。

由于个人上进,又熟悉工作环?#24120;?#22312;组织的培养下,李延臣很快就进入学校中层干部队伍,1991年兼任系分团委书记,1996年便被提任为土木建筑学院副院长,1998年又被提任为学校总务处处长,可谓是一帆风顺。

“用现在的?#20843;担?#24403;时令很多同龄人‘羡慕嫉妒恨’过。那时的自?#28023;?#24605;想单纯、思维活跃,没有太多的功名利禄和私心杂念。”李延臣说。

然而,习惯于顺风顺水的李延臣对组织的正常人事决定没能做到“得之坦然、失之泰然”。2000年,上海铁道大学与同济大学合并重建,他被调整任同济大学后勤集团副总经理。“正职副岗”的安排,使他?#20843;?#24819;上产生了很大的逆反情绪,内心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压抑怒火”。他在忏悔书中写道:“就像燃起的篝火,遭遇一盆冷水泼洒,虽没有熄灭,但也确?#20826;?#20987;不小,也从中察悟到一些官场的道理。”

李延臣察悟的所谓“道理?#20445;?#24182;不是“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”“先天下之忧而忧、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豁达思想,而是“朝中无人不做官”“没有血缘、裙带关系的‘草根’,只有靠朋友关系才能获得成功?#38381;?#20123;歪理邪念。

铁道工程专?#20826;?#36523;的李延臣,愈发觉得“外面的世界很精?#30465;薄?#26657;园里的生活很难耐”。于是,他依靠朋友接了一些工程技术服务项目,赚起了“外快”。也正是从那时起,他开始接触基建行业,了解了建筑行业的各种“规则?#20445;部?#21040;了工程?#20064;?#26159;如何迅速发?#25233;?#23500;的。“这在无形之中点燃了他的欲望。”上海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说。

2002年3月,李延臣调任上海立信会计高等专科学校(该校2003年升为本科院校,并更名为上海立信会计学院)副校长,分管后勤工作。重燃工作激情的他,起初还总结出这样一个人生格言:做人是根本,做事是关键,做官是升华。“没有做人的根本,一个人什么也做不好,做不成事只会耍嘴皮?#21360;?#21160;歪脑筋,只会被人瞧不起,只有做人做好了,又能为百姓做好事,大?#20063;?#20250;拥戴你做他们的领导。”李延臣解释道。

然而,好景不长。由于他?#26696;?#24615;较强?#20445;?#24120;常与他人意见相左,再加上他自认为已经“结构封顶?#20445;?#24178;得再多薪水也不会多一分,“不如及?#27605;?#20048;,拿点实惠算了”。

就这样,李延臣渐渐忘记了自己的党员身份,开始放纵欲望、恣意妄为,在负责学校基建项目的过?#35752;校?#22823;肆收钱敛财、纵情声色犬马,彻底蜕化变质了。

信奉?#26696;?#19968;个项目结交一帮朋友”

“朋友圈”成了“利益圈”

历数李延臣犯下的种?#25191;?#35823;,其中最直接的一个原因,便是他错误的交?#21387;邸?/p>

在担任立信学校副校长之前,他在工作中形成了一个自己比?#31995;?#24847;的观念:?#26696;?#19968;个项目,结交一帮朋友。”

“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。”李延臣说,在他做工程项目“乙方?#31508;保?#36825;个观念使他受益匪?#24120;?#20063;帮他快速打开了工作?#32622;媯案?#19968;个项目,结交一帮朋友”的观念便固化在脑海里,形成了一种工作理念。

然而,“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?#20445;?#20063;正是这个理念,使他沦落到今天的结局。

“后来分管学校基建工作,负责发包项目,担任‘甲方’,身边的‘朋友’更多。”李延臣坦言,用这一理念指导工作带来的后果,一是给那些不法商人留下更多“钻营”的空子,他们借?#36865;都?#25152;好、拉近感情,掩盖利益交换的实质;二是容易被所谓的?#22365;?#24773;”麻痹,而放松警觉、放松纪律约束,失去职业操守,滥用手中权力。

立信学?#20309;?#27719;路2号地块?#37034;?#32463;营权的来回“转手”便是一例。

?#39047;?#26159;上海某科技公司法人,一次偶然的机会,与李延臣成了“朋友”。2002年底,他租下2号地块的?#37034;?#32463;营权,将一层用来开?#31243;茫?#20108;层用来开网吧。可是经营不久,两个楼层的经营?#32431;?#20415;如冰火两重天,?#31243;?#20111;损不断,网吧则赚得盆满钵满。于是,?#39047;?#25214;到李延臣,大吐苦水,希望学院能够对?#31243;?#33258;负盈亏,经营得热火朝天的网吧则继续由自己负责。

没想到,一向头脑精明的李延臣居然二话不说,爽快地答应了这“赔本买卖”。

后来,在李延臣的极力说服下,学院以1100万元的价格买下了2号地块近40年的?#37034;?#32463;营权,一楼交给学院后勤服务中心开?#31243;茫?#20108;楼继续出租给?#39047;?#24320;网吧,并?#19968;?#24110;助网?#23665;?#34892;电力扩容。不仅如?#32781;?#26446;延臣还让学院给了?#39047;?#36817;200万元,当作此前?#31243;?#35013;修、购置桌椅设施?#30830;?#38754;的补偿。

?#39047;场?#30693;恩图报”。当李延臣提出妻子要买一?#22659;凳保颇?#24515;领神会地送上了16万元现金;当李延臣提出买房子有资金缺口?#20445;?#26446;延臣妻子的账户上便多了15万元……不仅如?#32781;颇?#27599;年?#33322;?#37117;要给李延臣拜年,红包礼金自然少不了,四五年时间就累计40多万元。

私人的腰包越来越鼓,公家的损失越来越大。为了把学院亏空的窟窿补上,李延臣还违反“三重一大?#27605;?#20851;规定,未经学院党委会审议转让价格和受让方,擅自决定以远低于市场价格将地块?#37034;?#26435;转让给上海一实业公司法人?#23653;?#26576;的?#36164;簟?/p>

好处自然不言而喻。?#23653;?#26576;曾将?#23665;?#19968;?#33258;?0平方米的房产以远低于市场价格出售给李延臣的兄嫂,又“借”了200万元给李延臣的侄子购置房产。“这套房产?#23548;?#19978;是李延臣的。”上海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,为了?#30201;?00万元借款已还的假象,李延臣还与?#23653;?#26576;合?#20445;?#30001;?#23653;?#26576;分8次向其兄长、侄子提供200万元现金,再由其兄长、侄子通过银行转账转给?#23653;襯场?/p>

就这样,李延臣一次次地破纪违法,“朋友圈”俨然成了“利益圈”——

在负责学院“图文信息中心建设工程?#31508;保?#26446;延臣收受某公司法人?#23653;?万元;收受项目建筑材料供应商乔某?#22330;?#26576;公司主管谢某某金条4根,合计?#22737;?0多万元,帮助其承揽项目。

在负责学院“科技会展综合建设工程?#31508;保?#26446;延臣帮助某公司负责人赵某某中标该项目,事后以购置房屋为由,向赵某某索贿90万元;收受乔某某现金50万元,事虽未成,但钱照收不误。

……

“我错把组织赋予的权力当作是个人的能力,错把利益关系当成是朋友关系,错把职务上的影响力当成是个人人格魅力。”李延臣坦言,拿到第一笔贿赂款?#20445;?#20063;担心过、害怕过,但犹豫彷徨之后,还是放开手脚、壮起胆子,拼命地捞取好处。“归根结底,还是自己的虚荣、贪婪?#24466;男以?#20316;祟。”

“上梁不正下?#21644;幔?#20013;梁不正倒下来”

不?#25216;?#39118;成为他堕落的“帮凶”

家风正,百事兴;家风不正,百事哀。李延臣最终坠入违纪违法犯罪的深渊,与他不重视家风建设有着很大关系。

李延臣在忏悔书中喟叹:“上梁不正下?#21644;幔?#20013;梁不正倒下来”“在端正家风上我没有尽到责任?#20445;?#24102;坏了妻?#21360;?#21516;样,妻子的姑息纵容,也助长了他顶风违纪的胆?#21360;?/p>

据介绍,从2009年起直至案发前,李延臣频繁接受与学院相关工程项目的承建商、供应商宴请,出入低俗场所。甚至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,仍不顾中央三令五申、明令禁止,多次出入私人会所。在其50岁生日宴请?#26657;?#36824;收受了立信学院工程项目监理负责人所送的2万元礼金。

“对于李延臣的这些斑斑劣迹,其妻吴梅并非没有耳闻,她不但没有阻止劝诫,反而姑息纵容,甚至与他一起腐化堕落,?#38498;?#29609;乐,大肆敛财。”上海市纪委监委负责查办此案的同志告诉记者,吴梅与李延臣本是校友,原先也是高校教师,后来跳槽进了公司,对钱是“来者不拒”。

2015年11月,已经是上海海洋大学副校长的李延臣,顶风违纪,利用朋友关系帮助一公?#22659;?#25509;衢宁铁路浙江段工程,收受公司有关负责人20万元现金,事后将钱交给了吴梅。吴梅二话不说,就存入了个人账户。

2016年5月,李延臣想给儿子购买住房,还缺90万元资金,便想起曾经在他帮助下顺利承揽立信学院项目的某公司负责人赵某?#22330;?#20182;让人向赵某?#22330;?#29422;子大开口?#20445;?#19968;下子就索要90万元。为了规避调查,李延臣夫妇二人想出一个办法:让赵某某把钱转入拖欠吴梅资金的客户谢某某处,这个人也曾接受过李延臣的“帮助”。拿到钱后,再由其转账给吴梅,造成“还款”的假象。吴梅收到钱后,心安理得地用来买了房。

?#20843;?#24320;着李延臣受贿买的车、住着李延臣受贿买的房,不但没有什么不安,反而心里有些得意。经常与李延臣一起参加那些?#37034;?#21830;、供应商的宴请,甚至出国旅游。案发前,二人还一起参加了承建?#36138;?#25490;在私人会所的‘一桌餐’。”上海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。

对于妻子的这种姑息纵容,李延臣感慨:“在我坠入犯罪深渊?#20445;?#22905;也没能拉我一把。”

“我们夫妻二人的工资收入一年也有七八十万元,有房有?#25285;?#24320;销也不算太大,又何必如此不知足呢?”等到身陷囹圄,李延臣才追悔莫及,“钱,拿到手上时让人?#26029;部?#24515;,可拿了不该拿的钱就会变成人生罪行的镣铐,是斩断人生前途的屠刀!”

然而,一切悔之晚?#21360;?/p>

“人人都需要钞?#20445;?#36186;钱你要走正道。不要一心只为了钱,被它牵着?#20146;优堋?#28385;脑子铜臭,你就会摔跤!”李延臣用惨痛代价换来的忏悔觉悟,希望能?#25442;?#37266;那些?#20102;?#20043;人,“在全面从严治党的今天,党员干部真的需要‘每日三省吾身’,珍惜自己的岗位、走好自己的人生路,对党和人民负责,也是为家庭美好生活担责……”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